英语老师把自己当奖励 进来吧今天英语老师就是你的作文

  “凌总日理万机,自然是没有时间了解我这个闲人。”

  听到她如此反唇相讥,凌熠川可以肯定的是:英语老师,的确变了。

  “凌总不请自来,不知有何要事?如果没有什么事,还是请尽快离开吧,毕竟我相信鼎鼎大名的凌氏总裁总归是没有窥探别人家事的癖好的吧?”

  她的话丝毫没有退让,又听得她正吩咐人送他出门,凌熠川微微眯起眸子,眼底是无尽的风云变幻。

  “你也赶快收拾行李离开我家。”不等凌熠川说话,她又直接对着季薇薇开口。

  季薇薇脸上的表情差点没挂住,“姐姐当真不喜欢我,那我走便是。”

  话音落,她便跑进屋里,不多时就又拉着行李箱出来。

  季薇薇看似不管不顾地往前走,沈蓉香泪光闪烁,一会儿伸出手去拦她,一会儿又在季父面前苦苦哀求。

  房间内一时陷入沉静,只有妇人的哭泣声,“语儿,今天天色这么晚,薇薇若是出事了该怎么好,她自小身子就弱,要是出了事,我可怎么活啊……”

  英语老师嘴角一扯,不经意的问,“季叔呢。”

  季叔是家里的司机。

  沈蓉香一滞,精致的指甲穿透毛衣,狠狠的嵌入掌心。

  见她步步紧逼,只得继续将主意放在季父身上,“奉彦,你就真的忍心吗,你就真的是要将我们娘俩一起赶出去吗,要让外面的人怎么瞧我们啊……”

  闹了这么长的时间,季父早就心生疲惫,看了看凌熠川直接挥了挥手,“行了,这么晚了就都回去休息吧,至于薇薇你搬出去的事情,也等明天再做打算吧。”

  “语儿,客人你招待吧。”

  说完,他就转身回了房间。

  英语老师冷眼瞧着那一对母女灰溜溜的离开,神色中全然都是不屑一对寄生虫,她早晚要将这两个人从季家赶出去。

  至于凌熠川,又眯起了那双狭长的眸子,重新审视眼前这个不慌不乱的人儿。

  院子里只剩下了两人,之间隔着很远的距离,她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不带一丝昔日的感情,全然都是厌烦的神色,好似恨不得他赶快离开才好。

  那句到了嘴边的话语,转为了讥讽的一笑,“你到底回不回?”

  呵!好硬的口气,像是她在求着跟他回去一样。

  英语老师的神色一沉,突然觉得好笑的很,有些想不明白,自己过去怎么会为了这样一个自大又独断的男人,失去了自我,甚至是惨死在那冰冷的废弃厂房!

  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口的撕裂的刺痛,闭了闭眼再次睁开,那眼睛中的泪光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坚定的冷然。

  “我想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凌总,我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从来都不是我在跟你耍性子,离婚是最好的选择。”

  “你决定了不后悔?”男人皱了皱眉,只语气还是平静的很。

  英语老师微微抬头,“不后悔。”

  那平静的语气不带一丝波澜坚定的目光,更像是下定了决心。

  “凌总若无他事,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她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面前的男人就那样平静的望着她,那张平日里异常熟悉的脸,此刻却变得格外的陌生。

  眼瞧着对方没有反应,英语老师毅然决然转身就走,路过佣人的时朝着对方叮嘱着,“等人离开,记得关好大门,别让外人留在家中。”

  佣人点着头,一脸为难的朝着凌熠川走了过来。

  “姑爷……这边请。”

  凌熠川目送着英语老师远去的背影,那人明明还是那人,可感觉却全变了……

  车子在轰鸣中渐渐远离,英语老师站在窗前,静静的瞧着那车子越走越远,抓紧的手寸寸收紧,他们的感情也像这车,背道而驶,终将也只会渐行渐远。

  佣人关上了大门,彻底隔绝了外界。

  凌家老宅。

  凌熠川一进门凌老太太的目光便一直瞧着他身后望。

  “语丫头呢?”

  “她不肯回来。”男人语气平淡。

  “你是按着我嘱咐的话去接的人吗?”

  那边不语,瞧着这态度凌老太太瞬间便明白了,肯定又是这小子说错了话,没把她的意思带到,才没把人带回来。

  她有些生气的重重敲着手中的拐杖。

  “我不是跟你叮嘱过,要把话原封不动带给语丫头,你是不是铁了心就要离婚啊!”

  “奶奶。”凌熠川的语气中带上了几分无奈,“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我已经按着您的要求去接过是她不肯,等她闹够了总会回来。”

  想着今天英语老师的态度,他突然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说着转身就走。

  身后是老人恨铁不成钢的叹息,“你就这么笃定!等真的失去了,奶奶怕你追悔莫及!”

  凌熠川脚步停滞了片刻,再次无动于衷的离开了。

  凌老太太气的想要摔杯子,紧忙被一旁的佣人给拦了下来。

  “老夫人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少爷现在就是还没明白您的良苦用心,等时机成熟了,那边自然是会理解的。”

  “我就怕他等不到那个机会了!”凌老太太也不是不明白对方的意思,无奈的叹息着,心中更下定了主意。

  “语儿这丫头我是极其满意的,两个人般配的很,可不能就这样离婚。”

  “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算了,那边还得找人看着,合适再找时间撮合两人碰面!我就不信有我在,还搞不定这两个小辈的婚事!”

  “嗯!”

  凌瑶琳翻看着手中的设计稿,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当初英语老师要嫁过来的时候,她也不是没想过两人以后的相处,只是让她没预料到是,英语老师的性格跟脾性会那般的合她胃口。

  两个人在相处中的关系已经超过了姑嫂,完成成了闺蜜,她完全相信只是时机成熟,凌熠川那个闷葫芦肯定会被捂热的。

  只是现在两个人怎么会闹到要离婚这个地步。

  “小琳这份稿件你再帮我看一下,若是没问题就定下了。”

  “啊好。”

  林誉宪将设计稿放在桌子上,瞧着她有些无神的状态,挑了一下眉,“有心事?”

  看着眼前的男子,凌瑶琳抿紧了唇没回话,但意思对方还是猜对了。

  “有事的话就去忙,这些我自己处理就行,给你放几天假吧。”

  他的声音很沉稳,带着一贯有的儒雅。

  “可这些稿件你一个人能处理完吗?”

  “放心,这点事你阿宪哥还是能做好的。”

  她的神色瞬间变的可怜,“那好!阿宪哥可不可以不扣我的工资啊?我这个月就指望着这个过活了”

  “……”

  凌瑶琳给英语老师去了电话,英语老师当时正在思考着下一步的事项,一时还没有思绪。

  听着凌瑶琳要见自己,她想着两人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便应下了对方的话,顺着约定的地址赶了过去。

  “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帮阿宪哥处理设计稿的事情,最近都没时间联系了。”

  “那可不,算着有小一个月没见面了。”

  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步行街上,凌瑶琳想了很多次,都没问出口,无奈着叹了一口气。

  英语老师从对方今天突然找自己,基本就猜到了她的意图,在饮品店前给两人点了一杯饮品,才开了口,“你是不是为你哥的事情来的?”

  看着小丫头没回话,她突然无奈的笑了笑,只是那笑中多少带着几分苦涩。

  “我哥那家伙就是没脑子情商低,他现在就是对感情还没开窍,只要加以时日肯定会明白你的好的。”

  “你们两个的事情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毕竟离婚也是一件大事不是,这次若是分开,就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街边有休息的长椅,英语老师朝着凌瑶琳示意了一下,两人坐在长椅上休息。

  她咬着吸管吸了一口饮料,抬起头望着天空的流云,深深叹了一口气。

头像

Author: admin